分享:

從南昌出發,編織江蘇“村村通”網絡

2022-11-30 17:51 大飛機 大飛機 專欄

在南昌,擁有5架ARJ21機隊的江西航空,利用小機型的特點探索著飛往江蘇“村村通”航線網絡。

在客流量較大的航季,江西航空開通了南昌至南京、徐州、淮安、連云港、常州,以及景德鎮至南京等多條航線,最大程度發揮航線通達性。

提到“村村通”,大家首先能想到的是早些年公路、電力、生活和飲用水、電話網、有線電視網、互聯網等進入各行政村的系統工程。

在民航坊間,有不少愛好者習慣把航空公司在某一地區密集設置航點這一現象,戲稱為“村村通”。

通達南京、徐州、淮安、連云港、常州

在上海,名氣最響的是東航的日本“村村通”。在疫情開始前,從虹橋、浦東兩個機場出發,東航的航班不僅可以抵達東京成田羽田、大阪關西、名古屋中部、福岡、札幌新千歲、沖繩那霸等多座日本大型樞紐機場,還可以飛往鹿兒島、長崎、廣島、岡山、松山、靜岡、富山、新潟等小航點,甚至還開辟了至花卷機場的季節性航線,這座機場2019年全年旅客吞吐量僅49萬人次。

據了解,在需求最旺盛時期,東航在日本的客運航點超過20個。在機型安排上,除東京二場與大阪航線使用寬體與窄體機混飛,靜岡航線使用A321,其他航點都使用737-800、A320,或是更小的A319執飛。航班密度上,東京、大阪、名古屋等航點均實現每天多班的“公交化”,其他則根據客流安排每日一班或每周2-3班。

在南昌,擁有5架ARJ21機隊的江西航空,利用小機型特點,同樣也在進行“村村通”的探索。他們把第一個目標放在了江西東北方向,經濟比較發達的江蘇省。在客流較大的航季,江西航空開通了南昌至南京、徐州、淮安、連云港、常州,以及景德鎮至南京等多條航線,最大程度發揮航線通達性。

一名航空業內人士向記者透露,從江西到江蘇,尤其是蘇北地區,存在一定的客源需求,既往直接使用737-700或者A319等機型可能無法達到經濟客座率,而90座ARJ21的出現或許剛好為這一市場提供了合適的機型。

小機型確保航線經濟性

江西航空目前擁有ARJ21和737-800兩個機隊,兩個機型滿座載客量分別為90人與180人(以全經濟艙機型計算)。“如果一條航線的航班長期客座人數在80人左右,使用737可能會因為經濟原因而選擇停飛,但用ARJ21執飛的話,90%的客座率便可以較好地實現航班經濟性。”曾長期從事航空公司客票銷售工作的成先生告訴記者,“只要有機型可以保持航線的經濟運營,在航班時刻等條件允許的情況下,航空公司會非常樂意用‘村村通’這種方式豐富航線網絡。”

MU232是疫情前東航執飛的由斯里蘭卡首都科倫坡飛往上海浦東的定期航班。曾經常搭乘這個航班的徐先生告訴記者,飛機上總有不少日本旅客,他們選擇搭乘該航班轉機前往日本。

“記得有一位旅客是長崎五島人,我在飛機上遇到他好幾次。”據徐先生介紹,五島是日本長崎縣的一個離島,航路的話只能從長崎或者福岡搭飛機前往,而東航可以在上海直接轉機前往這兩座城市,最為便捷。同樣的航線搭乘日本的航空公司,則要到東京轉機,路程遠費時多。

在成先生看來,江西航空使用ARJ21豐富其南昌至江蘇的航線網絡,與東航用中小窄體機型執飛日本小航點的意圖如出一轍。

近期,人員流動受到疫情影響較大,即便如此江西航空仍然在冬春航季保留了南昌至南京、徐州和淮安3條航線。

小航點航線定價十分重要

“小航點航線的定價十分重要。”成先生進一步向記者介紹,這類航線的客流主要分為兩類,其一是目的地旅客,另一類是周邊大航點的分流旅客,前者圖方便,后者看中價格,“從科倫坡前往長崎的日本旅客屬于前者,不過另一類旅客絕對不能忽視。”

據介紹,主基地與東航一樣在上海的春秋航空,在東航日本“村村通”的高密度布局下,依舊開出了浦東至茨城、佐賀、高松3條獨飛“小眾”航線。

“除高松航線外,另兩條航線分別與東京、福岡航線錯位競爭。”成先生分析,茨城機場位于東京北部,為軍民兩用機場,在成田、羽田兩大機場航班量日益飽和的情況下,有希望成為東京第三機場,“機場為了歡迎航班,自然會開出比較優厚的條件,在一定程度上降低運營成本。如此一來航空公司便可以用更優惠的價格吸引旅客。”

經記者查詢票價發現,目前江西航空南昌飛往徐州、淮安等地的機票價格均在300元左右,與同行程高鐵相比在價格與時間綜合性上具有明顯的優勢。“從南昌到蘇北搭乘高鐵往往需要在南京轉車,在機票與高鐵票價格相當,或略貴的情況下,飛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經常需要通勤于兩地間的張女士向記者表達了這一觀點,她表示,如果南昌昌北機場可以通地鐵的話,飛機出行將更為便捷。

責任編輯:intern2